《沈祖荣文集》中几篇有意义的文章

2014/12/25   点击数:1942

[作者] Clément_d

[摘要] 沈祖荣先生是我国最早一批研究图书馆事业的留学归国学者,也是我国第一个拿到图书馆学专业学位的人。他1914-1916年在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和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图书馆学专业。1917年回国,在“文华公书林”工作。1929年,他作为中国的唯一代表参加了在意大利罗马召开的第一届国际图联大会。并在同年担任武昌文华图书馆专科学校的校长。1953年该校并入武汉大学,沈祖荣先生任图书馆学专修科教授。

[关键词]  图书馆事业 沈祖荣 阅读推广 图书馆推广 国际图联



沈祖荣先生是我国最早一批研究图书馆事业的留学归国学者,也是我国第一个拿到图书馆学专业学位的人。他1914-1916年在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和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图书馆学专业。1917年回国,在“文华公书林”工作。1929年,他作为中国的唯一代表参加了在意大利罗马召开的第一届国际图联大会。并在同年担任武昌文华图书馆专科学校的校长。1953年该校并入武汉大学,沈祖荣先生任图书馆学专修科教授。

2013年8月,武汉大学百年名典中的《沈祖荣文集》出版。这本书基本收录了沈祖荣先生撰写的所有篇章。我无意中看到它,并发现其中几篇非常有意义的文献。

第一篇是沈祖荣先生1916年的论文Can the american library system be adapted to China?(《美国图书馆系统是否能适用于中国?》,原载于1916年Library Journal第41卷第6期) 这篇文章简要分析了我国传统图书馆(藏书楼)的历史和当时的情况,指出图书馆(藏书楼)的资源并不被民众所使用,而是作为一种特权供有权者使用。那些图书馆(藏书楼)的建造者从未意识到公共图书馆的作用——作为自我教育的机构,“应处于社区的中心,从来看图片的最小的孩子到来解决生活事务问题的成熟的大人”(p. 3)。随后作者分析了我国传统的文献分类,并指出传统的中国图书馆系统无法满足当前的需求。最后,作者给出了他的答案,“美国图书馆系统是否能被引用到中国?答案是肯定的”,但需要做不少调整(p. 8);同时用当时的文华公书林作为实例谈了这一计划。这篇文章立意深远,气势遒劲。现在距离这篇文章差不过要到100年了,对比今天和过去,我深感图书馆事业的巨变。

第二篇文章是沈祖荣先生于1929年去罗马参加第一届国际图联大会(IFLA)回来后,在汉口圣保罗大教堂的讲演(原载于1929年《文华图书馆季刊》第一卷第四期)。这篇文章的重要性首先在于,它从参观者的角度反映了第一届IFLA大会的历史。文中指出了这次大会沟通文化的意义,“图书馆以宣传文化和培养文化为本位。但是世界的文化不一致,各国有各国的文化,各民族有各民族的文化,因这缘故...想把各国各民族的文化,打成一片...必须要从一个文化的团体着手...所以才集中于图书馆”(p.127)。其次,沈祖荣先生当时代表中国图书馆学会参会,反映了我国图书馆界向国外的交流与延伸。讲演最后,作者还指出了当前汉口地区图书馆事业的“幼稚”,以及图书馆对于“发扬我国文化”和“救济我国民族”的意义(p. 133)。

第三篇文章是抗战接近结束后作者发表的对图书馆事业的趋势和期待的认识,题为《我国图书馆之新趋势》(原载于1944年《教育与社会》第三卷第一、二期合刊)。这篇文章涉及了图书馆教育、阅读推广、专业图书馆和儿童图书馆的主题。更重要的在于,这篇文章可以看成指导我国图书馆当前阅读推广的重要文本之一。作者提出图书馆的目的(“旨趣”)在于“自由空气中的自我发展”,于学校的旨趣“紧张空气中之严格训练”相辅相成(p. 316)。虽然图书馆崇尚人们自由学习,但是图书馆不是“静的仅止发书”的地方,而是“动的推广教育”的机构(p. 317)。同时作者还提到这种推广教育是一种学问。首先推广要有重点,要切实注意儿童的成长,是他们养成“用书看书的习惯”。推广要有方法,书籍是一种生活工具,要与“图画、幻灯、电影、讲演”(p. 319)等工具相结合(在今天这一观点可以看成要与新技术相结合)。

上面三篇只是我随意翻阅后的发现,文集中还有其它的文章值得我们来挖掘。

沈祖荣. 沈祖荣文集. 武汉: 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3.10. (文中页码均出自此书。)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7077640102vc41.html